长烟未空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生于六月南方,彼时长烟未空。
喜欢音乐,喜欢相声,喜欢电影,喜欢戏曲,喜欢书籍。

君若不忘我,我定不负君。

【魏白】一本正经的魏家白家相亲群

#魏白名侦cp乱炖#
#微信体##对话体#
#ooc预警#

一本正经的魏家白家相亲群
第一弹

【魏大勋将白敬亭、魏有钱、魏将军、魏保安、魏管家、魏什么、勋白雪、勋外卖、魏花匠、魏民谣、魏猎人拉入群聊】

白敬亭:???干什么魏大勋,你们家要来砸场子怎么的。

魏大勋:怎么会呢白白,这些都我亲戚。

白敬亭:……那咱爸妈挺厉害的。

魏大勋:想啥呢,都不是亲生的,就名侦里头的。

白敬亭:你现在是要让我和他们相亲?你不要我了咋的,凑活过不下去了是吧,行魏大勋你从你家出去,别出现在我眼前[微笑]。

魏什么:大勋你家这位脑补能力还挺强,考虑下当侦探不?

魏大勋:去去去我家小白才不当。
魏大勋:@白敬亭 白白我没不要你!

白敬亭:那你干哈,溜骡子呢?

魏大勋:我这不寻思你那儿也有那一帮兄弟吗,介绍给他们呗,否则他们几个老缠着我要男朋友。

白敬亭:他们还没有恋人?

魏大勋:我不知道,大概吧。
魏大勋:有估计也是姓白的。

白敬亭:你们姓魏的就爱祸祸我们白家?

魏大勋:这不是你们姓白的都特别好看特别可爱吗。

白敬亭:别在这儿说了。

魏大勋:那咱们私聊去。

魏民谣:什么玩意儿我就进了这一个群。
魏民谣:我正在这儿和我小朋友玩呢,这微信叮呤咣啷响啊,魏大勋你找哥哥干嘛。@魏大勋

魏大勋:不是,你啥时候有的男朋友,也不和哥哥说一声。@魏民谣

白敬亭:你们魏家爱叫自己哥哥是遗传咋滴。

魏什么:可不咋的,你不觉得叫哥哥老好听了吗?

魏有钱:魏什么你把你口音收一收,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你内口音。

魏什么:魏有钱你东北来滴大老板就没口音啊?

魏民谣:@魏大勋 你不知道的吗,就白读书。

勋外卖:白读了?

魏什么:否则咋就栽在魏民谣手里了呢。

魏民谣:你别以为你侦探我就不敢打你。

魏大勋:@勋外卖 你外卖送完了?

勋外卖:送完了,我收拾收拾去。

白敬亭:@魏民谣你说的白读书,是不是。

【白敬亭将白读书拉上贼船】

白敬亭:这个。

魏民谣:对对对,看头像就是他。

白敬亭:我们几个不长的一样的吗,你怎么看出来的。

魏民谣:气质,气质啊嫂子,你看看魏大勋这傻子都能一眼认出你来。

白敬亭:叫哥[微笑]。

魏大勋:魏民谣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我智商不高呗。

魏民谣:谁知道呢。

魏大勋: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过去就有500个撒博士去你家啃鸡腿。
魏大勋:@勋外卖 智商不高的的在这儿呢,自个儿都承认的。

勋外卖:我怎么了,我不过是饰演一个智力不是那么高的,我本人还是和你们一样的。
勋外卖:我才发现嫂子也姓白啊?

魏大勋:你看你看,又傻了吧。

魏什么:白敬亭不姓白姓啥啊,姓魏啊。

魏大勋:也成,也成。

白敬亭:叫哥[微笑][微笑]。
白敬亭:还有魏大勋你给我闭嘴。

魏大勋:我就不,魏敬亭魏敬亭。@白敬亭

白敬亭:白大勋白大勋。@魏大勋

魏什么:我头一次见这么吵的,你俩加起来也就五岁不能再多了。

勋外卖:哥!@白敬亭

白敬亭:嚯这儿怎么来了个这么听话的。

魏花匠:你们中出了个叛徒。

魏什么:你不修你的花园了?@魏花匠
魏什么:依我侦探的直觉来看,勋外卖这样儿准有事要找嫂子。

魏花匠:@魏什么 这大中午的你也忍心让我顶着那么大个太阳修花???
魏花匠:@白敬亭嫂子好!

白敬亭:叫嫂子[微笑][微笑][微笑]。
白敬亭:再叫哥给你们一个个踢出去。

【白敬亭撤回一条消息】
【白敬亭撤回一条消息】

魏什么:我看到了哈哈哈哈哈。
魏民谣:我也是的哈哈哈哈哈。
魏有钱:我刚看到哈哈哈哈哈。
魏花匠:被带偏了哈哈哈哈哈。
魏大勋:保持队形哈哈哈哈哈。

白敬亭:……都被你们给带过去了。
白敬亭:叫哥,叫嫂子的我给你们一个个的踢出去。

魏保安:啊我下班了!
魏保安:嫂子好!

白敬亭:[微笑]

【魏保安被白敬亭扔出群聊】
【魏大勋悄悄把魏保安拉进群聊,白敬亭看到了但没管他】

魏有钱:打字慢反应慢就这点不好,对了小白你认识白bra吗?@白敬亭

勋外卖:我刚又接到个单,仿佛错过了很多,我希望有人和我科普一下刚刚你们在笑啥。
勋外卖:白哥你认识白保险不?@白敬亭

白读书:静婷哥!@白敬亭

白敬亭:你先把名字打对再和我说话。@白读书
白bra谁我只认识白rap。@魏有钱
我认识,但我不知道他现在在不在。@勋外卖

魏什么:@勋外卖 就是白敬亭让我们叫他嫂子别叫哥。

【白敬亭将魏什么抛出群聊】
【勋外卖悄悄将魏什么当成外卖送入群聊】

魏民谣:白白你怎么上这儿来了!找你半天没找着。

魏大勋:???魏民谣你长能耐了是吧,叫谁呢?

魏什么:你放心没人和你抢嫂……白哥。@魏大勋

白读书:敬亭哥这儿有流氓要和我玩。@白敬亭

魏民谣:我哪里流氓了你说!

白读书:我不就听了你一首歌吗!你凭什么说我喜欢你!你哪只耳朵看到了!

魏民谣:隔壁无忧客栈那俩狗都听出来了!

白读书:[微笑]

【白敬亭将白rap拉入了群聊】

白敬亭:嚯我就拉了个人的时间,你们这速度也太可怕了。

魏有钱:这吵的比我和白白吵的速度还快。

白敬亭:@魏有钱 你和白rap吵过?

白rap:否则你当他怎么愿意进这群。

魏有钱:这不没哄好吗。
魏有钱:白白我错了,要不这事儿翻过去?

白rap:我当了小三儿,成了傍尖儿,这事儿没法儿翻篇儿。[微笑]

【魏什么见形式混乱趁机把白侦探拉入群聊】

魏有钱:[红包]对不起白白我错了。

【白rap勉强领取了魏有钱的红包】

白侦探:是不是魏有钱又和什么人谈生意然后白rap又吃醋了。

魏有钱:……是的。

魏什么:白白真聪明!

白侦探:不要你夸,我本身就聪明。

魏管家:开群见红包。
魏管家:我刚打扫好300个房间就看你们搁这儿秀恩爱还发红包,容易吗我。

勋外卖:对啊我们容易吗。

魏管家:我退群了再见。[再见]

【魏有钱按着魏管家不让退群】

魏有钱:这关我什么事呢。

白rap:魏有钱我饿了。

魏有钱:那行我们去吃东西,白白你想吃什么?

白敬亭:他不想吃,你没瞅见他都要胖成球了吗?

魏有钱:没啊,我觉得他太瘦了。

勋外卖:我下线了。

魏管家:明明是一堆人的群我们却不配拥有姓名。

魏有钱:要不勋外卖送一下?

白rap:人家早走了,咱俩自己去吧。

魏有钱:行,走走走。

白敬亭:算了不管他俩了……我看怎么还有魏将军?我怎么没听说过?

魏大勋:魏将军啊,一个家里头刚通网没多久的。

白敬亭:我想起来我这儿有个刚会用手机的。

【白敬亭将狄仁白拉入了群聊】

狄仁白:?

魏什么:直觉让我想@一个人。

白侦探:@魏将军

魏大勋:不,等等,魏将军你先别说话!

魏保安:对对对对对,先别说话。

魏管家:我们嘱托你点事儿。

魏有钱:说人话,别说文言文,我们不想听。

魏将军:我不就说了一次吗,你们这一个个的,把我当什么人了。

魏管家:但你那次说了一整天。

狄仁白:我好像认识魏将军。

白rap:……狄仁白你别和我说你这句话是在很早之前就开始打的。

白侦探:他是的。
白侦探:绝对是的。

白rap:[图片]啊——

白读书:人家也刚会用手机,挺不容易的。
白读书:下次吃饭终于不愁联系不上他了,下次到你买单。@狄仁白

魏民谣:瞅瞅我家小白真善良。

魏保安:挺……挺善良?

白rap:你的良心不会痛吗?@魏民谣

魏民谣:[图片]不会啊,不仅不会还美滋滋的

魏有钱:你这么和白白说话我就得把你店铲平了。[微笑]

白读书:别介,哥你说点好的劝劝呗,否则我都没住的地方。@白rap

白rap:行。
白rap:@魏有钱

魏有钱:怎么了白白?

白rap:[图片]你真是我的掌上明猪

白读书:……哥你这安慰技术绝了,是个人都不敢这么安慰。

魏有钱:我知道我知道,你也是我的掌上明猪。

白rap:魏有钱!

魏什么:@魏有钱 我友情赞助你一个表情包。

白侦探:我来发。
白侦探:[图片]要杀要剐是煎是炒还是下油锅你看着办吧

狄仁白:对啊,我打字慢了点而已,我还不习惯你们的二十六键,有时候得手写,魏将军是不是那个四十来岁的,我上次办案遇到的那个傻缺将军?有点印象,就是个一惊一乍的人,我拒绝和他再次认识,以及再次见面和当他男朋友。

魏保安:不行啊小伙你得习惯,你瞅我一蒙古的都习惯了,不过你这用词还怪时髦的,傻缺将军哈哈哈。

魏将军:@狄仁白 你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

魏大勋:我和白白刚去网上点菜,看你们刷的还怪快的。

白敬亭:我是不是还没把白保险拉进来。

【白敬亭将白保险拉入群聊】

白保险:中午好。

勋外卖:中午好!

白保险:买保险吗?欧美的日本的都有。

白敬亭:等等白保险你先住口!
白敬亭:……
白敬亭:[图片]惆怅

勋外卖:买啊买啊。@白保险

白保险:买啥?

勋外卖:有没有一个保险叫“白保险永远爱我险”?
勋外卖:[图片]给你一麻袋爱心

白保险:[微笑][微笑][微笑]
白保险:没有,滚。

—————未完待续—————

ooc属于我。
切勿上升真人。
其实它本来是图片…
但lofter一直屏蔽我。
就打成文字了x
给看到这儿的您比个心♡

【无差】宇宙中另一个我

#大薛大#

宇宙中另一个我

“有人正在尋找未來的我們。
就在那條遍體鱗傷的路上。
當你咬緊牙關走到最後。
讓我們牽著手仰望至高天空。沒錯,我們一起。
有人正在尋找未來的我們。 ”

—————

9.9,晴

有一个理论叫做“平行世界”。
我们没办法探究到宇宙中所有的物质,一些无法解释的事物和现象,我们更加倾向给它们按上一个带有希望的结局。
就像这个世界我和张伟错过了,我就安慰自己平行世界里的我们肯定过得很好。
然后我发现,平行世界里,我们果然在一起了。

—————

9.9,晴
其实平行世界存在也挺好的。
要是能时不时和那头的张伟联系就更好了。
我累了。
不写了。
就希望他们能好好的吧。

—————

“哎哟喂我们名字还一样,那怎么区分您说说。”
平行世界里的张伟绕着他们转了两圈,另一个薛之谦就扯了他一把,对着不知道怎么穿越来的两人笑了笑。
“那要不叫你们本名,叫我谦谦,叫他大老师怎么样?”
薛之谦和张伟点头同意,谦谦拽了一下大老师,压着声音提醒他。
“别这样看别人,不礼貌知道伐,而且你没看过啊。”
大老师对他眨了眨眼,转头问张伟和薛之谦。
“你们没在一起啊。”
“你真的很不要脸欸。”
谦谦抱怨了一句。

张伟和薛之谦默契地看了眼平行世界里正在斗嘴的两人,对视一眼,打断了两人的斗嘴。
“难道你们在一起了?”
薛之谦看着谦谦,张伟看着大老师,四目相对的时候,薛之谦突然间觉得和自己对视真的很诡异。
沉默了几秒之后,大老师笑了一声,拉住谦谦。
“您看不然呢?”

“我们其实在一起也没那么顺利。”
谦谦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桌子,大老师在旁边点头。
“我们也遭了冷眼啊,谩骂啊什么的,但还好啦,因为我们这里是同性结婚合法的。”
“估计吵就是因为之前大蜜和谦友吵过段儿时间,不过我们公开后大概一两个月也就好了。”
大老师接了一句,谦谦凑过去对他耳语几句,他点点头。
“这样儿,内个世界的我,和我来聊聊成吗,放心我不冷场,有姆们薛带现在好多了。”

两个张伟走了之后,薛之谦和谦谦对视,没一会两人都笑了起来。
“你想说什么?”
谦谦眼睛朝上看,想了一会说。
“虽然这样儿说挺不要脸的,但是我觉得我还得谢谢你们。”
薛之谦应了一声,夸了一句“你儿化音说的比我好多了”。
他看上去有点骄傲,弯起嘴角笑。
“张伟一直教我我就会了。”
“我记得平行世界和我们是相反的?”
薛之谦把话题掰了回去,他点头,说自己也听说过。
“素衣吴郭责,要似拿了了一道,苦能阿拉就勿会谈朋友了。*”(所以我觉得,要是你们在一起了,我们可能就不会谈恋爱了)
薛之谦翻了他一个白眼,他也翻了个白眼。
“实话好伐,不过我翻白眼原来是这样的。”
“是不是也很帅?”
谦谦故作严肃地点头,说“是,一直很帅”。
“我怎么觉得你比我活泼那么多。”
谦谦往门外瞟了一眼,笑了下。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就这样吗。”
爱情的力量咯。
他想打趣地说一句,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说不出话。
“选择不同是和性格有关系的吧。”
谦谦怕他尴尬,还是正经地接了一句。
他想起来之前和张伟关系最暧昧不明的时候,有些发愣。
“我不知道你喔,反正我之前和张伟一起上节目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大概看出来他有点难过,谦谦轻声说了几句,他勉勉强强勾了下嘴角。
“如果我们——我是说我那个世界的我和张伟——在一起了,你觉得你们会怎么样?”

谦谦很认真地看着薛之谦,说这个真没想过。
“我想想喔。”
他真的开始认真地想,薛之谦也不打扰他,就靠在椅背上仰着脑袋看着天花板发呆,过了几分钟开口说。
“我和张伟昨天晚上两个人都说,既然平行世界的我们在一起了,在我们过去之后就安安稳稳过我们的,不破坏你们了。”
谦谦笑了下算是应答,咳嗽一声引回他的注意力。
“如果你们回去之后在一起了,那对我们没影响,我们过我们的就是了。”
“要是你们刚开始就在一起,我们没在一起,看到你们之后我觉得我们肯定会尝试去谈恋爱和公开的。”
“就算会伤得很深?”
薛之谦问,谦谦笑了几声,点头。
“就算会伤得很深。”

“只要我喜欢他,我就牵他的手,对全世界说我喜欢他,我爱他。”
“我会和他一起披荆斩棘,一直到看到那一点点光明——就像我们爱音乐一样,只要有人坚持就会继续下去,那个人就是对方也没关系。”
他应该是想起了什么,笑得像个得了新玩具的孩子,眼睛里盛满了温柔,一份名为“喜欢”的感情溢了出来,就像将他轻柔地包在甜蜜的糖浆里。
“我还要和他一起对着天空大喊‘我爱你’,牵着手,一起喊。”
他顿了两秒,看了薛之谦一眼,笑起来。
“最后一句开个玩笑嘛,我不要面子的啊。”

另一边张伟和大老师也在谈心,只不过到后来变成了聊天。
“我喜欢他我就希望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别的世界能知道那更好你说是不是。”
张伟点头,大老师也跟着点了点头。
“我喜欢他是我的事。哎哟喂——我管你们什么平行世界的理论。”
“喜欢什么就去追呗,你只敢说不敢做,等敢的时候鸭子都自己煮熟飞了。”
“你想说我和你性格不一样呗。”
张伟其实听得很开心,笑着搭话。
毕竟没事做做美梦也是很好的。
他还想说些什么,又觉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羡慕平行世界里的自己,嫉妒他,还佩服他。
不过转念一想,这不过是一个性格上和自己不太一样的自己。
说到底,最应该为他感到高兴的就是这个平行世界里的他。
“怎么了?”
张伟发出一堆无意义的音节,最后说。
“您对他好点儿。”

离开前两人心照不宣什么都没说,就和另外一个自己聊天。
薛之谦最后说了一句。
“你们蛮幸福的嘛,就这么下去吧,增呃妹好呃。*¹”(真的蛮好的)
张伟“嗯”了几声。
“是,挺好的挺好的。”

—————

9.9,雨
我才发现原来真的有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里的我们还是我们。
这个世界之所以被称为“平行世界”,是因为同一个时间内,同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经历的事情是不一样的。
就像很多个小宇宙,我们只是众多“薛之谦”“大张伟”中的一个。
而我们又莫名其妙地见到了另一个世界里的“薛之谦”和“大张伟”。
薛之谦悄悄和我说,其实他有点羡慕我。
因为我和张伟看上去特别开心,就是他想要活成的样子。
虽然我们不太可能见面了,还是希望他开开心心的,毕竟是宇宙中另一个我。

—————

9.9,雨
遇见薛老师之后我就没和以前似的动不动不开心。
今天见了什么平行世界里的张伟,他看上去不怎么幸福。
就怎么说,他在我们面前的状态就和我之前装出来似的。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自己的薛老师。
要不就把今儿当一场梦,明天继续过原来的生活。
薛老师和我说,不管什么平行世界,我们自个儿好好过,和之前一样就行了。

—————

回去之后,薛之谦和张伟在上上谦吃了顿饭。
他们还是天南海北地聊,最后说到平行世界一日游的时候,薛之谦笑着说。
“他们是我们曾经应该会有的样子。”
“哎哟喂薛老师您想那么没心没肺吗?”
薛之谦“诶”了一声,抬起头笑着瞪他。
“神经病啊,那也是我欸,别这么说好伐。”
张伟敷衍地应着,他也没在意,伸长胳膊去夹菜,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自言自语。
“如果他们是未来的我们就好了。”
张伟也去夹菜,也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回答。
“是,要真是就好了。”

薛之谦哼了一句调子,张伟仔细听了一下。

“我懂,没有意外了。”

张伟就当自己没听到。
他突然就嫌火锅开锅的声音太吵,倒了一盘菜进去。
火锅逐渐安静下来,空调的声音又显得格外响。
他也没勇气去关空调,就清了清嗓子引起薛之谦注意。
“要不就把内天当一场梦,就当什么也不知道,继续过原来的生活,您看呢?”
薛之谦笑了几声,把火开大了点。
倒进去的东西不足以让火锅安静很久,特别是还加了一把火,没一会又传来开锅的声音。
“阿得。*²(dei)”(也对。)
“不管什么平行世界,我们自个儿好好过,和之前一样就行了。”
他给自己倒上水,拿着水壶问张伟要不要,张伟摇摇头。
“我得干一件比较官方的事儿。”
张伟笑他,说他儿化音说的没平行世界里的他好。
他翻了个白眼,举起杯子。
“这杯就当敬宇宙中另一个我。”
张伟微微勾着嘴角,也举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
“您说错了。”
“得敬平行世界里的我们。”

薛之谦对着他笑。
“还是敬宇宙中另一个我。”
“各敬各的。”
张伟也笑。
“成,那就敬宇宙中另一个我。”

—————完—————

ooc属于我。
切勿上升真人。
梗源上北健歌曲《ミスト》歌词。
没质量的速打。
给看到这儿的您比个心♡

“誰かが、未来の僕らを探してる。
それは傷だらけの道の上。
君が歩み、耐え抜いた最期に、,
手をとり高い空を仰ごう。そう、一緒に。
誰かが、未来の僕らを探してる。”

“有人正在尋找未來的我們。
就在那條遍體鱗傷的路上。
當你咬緊牙關走到最後。
讓我們牽著手仰望至高天空。沒錯,我們一起。
有人正在尋找未來的我們。 ”

不退大薛圈。
也没必要占tag说。
等我没什么好写了,想不出来怎么写了,写这对cp只是敷衍了事,就算写的再烂现在也不退圈。
写文不是为了热度不是为了粉丝,只是我自己喜欢而已。

预告。

六月底的南方多雨,断断续续时大时小,透过雨幕看,远处都是朦朦胧胧的。
张伟被一阵雨打了个措手不及,抱着吉他,身体贴在墙上躲雨。
他慢慢向最近的门挪,转过身敲了敲门。
哒哒的脚步声过后,一个人来开了门,眨着眼看他。
“您好,那个,我能进来避下雨吗?”
那人点头,侧过身让他进屋。

“谢谢您,我马上就走。”
那人朝地上看了看,掩上门。
“这个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张伟环顾四周,看上去不像是自己住的,应该是家什么民宿,听到他搭自己的话,顺口接。
“厉害厉害厉害,这您都能看出来。”
“落雨落呃泡,落顶九好保,落雨落个钉,落戏落色落伐顶嘛,都看得出来。”
张伟偏头看他,他小心翼翼地在门脚抵了块石头,还对着门做了个“不要动”的手势。
“您刚说了一堆什么?”
他直起身,招呼后面泡杯茶。
“下雨下个泡,下停就能跑,下雨下个钉,下死下活下不停。”
后厨的小姑娘朝张伟笑了笑,把茶放桌上。
“就是说,要是雨下在地上有泡就是阵雨,要是像钉子一样——喏就像现在一样——就会下很久。”
张伟点点头,端起茶杯抿一口,结果还被烫了一下,舔舔嘴唇。
“您贵姓啊?”
“免贵姓薛,薛之谦,这家民宿的老板,您呢?”
“我啊,我姓大,大张伟。”

薛之谦愣了愣。
“少数民族吗?”
“嗐少数民族都没这个姓,我本名张伟,这个是艺名儿。”
民宿老板严肃地点头。
“那大老师你是…艺术家?”
“哈我喜欢您说这词儿,艺术家。”
张伟咧着嘴笑,把吉他盒放到旁边的椅子上,轻轻拍了拍。
“唱歌的,自个儿写自个儿唱。”
“喔——那也是艺术家。”
他耸耸肩。
“您觉得是就是吧。”
薛之谦笑了笑,给他加了点水。

非常ooc预警。
cp:大薛,魏白,撒何,均无差。
没有逻辑思维的微信体。
名为《说来说去你们还只是想要红包》。
又名为《何老师表情包的用途场所》。
惆怅那一张表情包是 @蓝城雨落. 做的。
不喜勿喷。
给看到这儿的您比个心♡

我总是觉得五次三番在tag里当tag警察,还有在tag里很多人跟风反复说一件和cp无关的事,仅仅和自己或朋友有关,都挺搞笑的。
开学淡圈,文会写,速度不快,不一定周更但尽量。

【无差】今天给你十个吻

#大薛大#

今天给你十个吻

1.
“起床了张伟。”
薛之谦捏了捏恋人的鼻子。
“待会儿,我困。”
“我们好不容易遇见一次你就想在床上渡过吗?今天还是你生日欸。”
他踹了踹恋人的小腿。
“哎哟喂我累啊薛老师。”
张伟闭着眼瞎摸一通,在拍到两次床垫之后,第三次成功地拍在了薛之谦的脸上。
“…神经病啊大张伟,你给我毁容了我就只能转战幕后了。”
张伟困难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亲了亲恋人的嘴唇。
“幕后就幕后呗,我养姆们薛老师,再不济我们街头卖艺去是吧,先再睡会儿。”
“欸你是不是就是为了最后一句前面才说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张伟揉揉眼睛,迷迷瞪瞪地看他。
“这才几点啊薛干爹您再睡会儿吧求求您了。”
薛之谦瞪了他一眼,他有些怂,咧着嘴笑了笑,恋人裹了裹被子。
“睡睡睡,九点起床行了吧。”
张伟点头,手伸到被子里握住恋人的手。
“欸,张伟。”
薛之谦晃晃他的手。
“什么事儿?”
“再亲一下。”

2.
“干什么?”
薛之谦拍掉张伟的手。
“张鸣鸣找你。”
他打了个哈欠。
“你接一下,我困。”
“刚刚谁叫我起床来的?”
张伟握着手机躺下来,侧着身子抱着恋人,锲而不舍地把手机放他眼前。
“睡太多了知道伐,你快接一下,再不接我得一个礼拜找不到时间找你。”
张伟歪着头靠在他肩膀上,接通电话。
“喂,张鸣鸣老师啊。”
“什么?喔对我和薛老师刚醒,啊不,薛还没醒。”
“行行行待会儿我和他说,谢谢您,谢谢您。”
“什么事啊。”
薛之谦从床上坐起来,揉揉乱糟糟的头发。
“嗐就嘱托你明天有通告。”
“喔…”
他应了一声,仰头要倒在床上,张伟已经爬起来准备拉开窗帘了。
“欸薛你怎么又睡了,您不是以前就睡仨小时还活蹦乱跳的吗——当然这不是好事儿——现在都九点半了薛老师。”
“那时候不没和你在一起吗,都是你把我带懒的啊大老师。”
“我说好九点起就九点起,薛老师我们好不容易见次面你就想在床上渡过吗?今天还是我的生日。”
张伟压低嗓子学薛之谦说话。
恋人裹着被子坐起来,晃晃悠悠迷糊了一会,然后被子一蹬就开始叫他。
“张伟哥。”
他拉开窗帘,又把昨晚上乱丢的东西放好,回头看坐在床上的恋人。
“怎么了薛?”
“早安吻。”

3.
“你早上要吃什么?”
“我都行。”
“那你吃西北风吧。”
张伟瘪瘪嘴,说要不我们喊个外卖。
薛之谦瞪他一眼,说“你敢”。
他从后面搂住薛之谦,凑在他耳边压着嗓子说。
“您说说我怎么就不敢了薛老师。”
薛之谦右手搭在他的手上,头向后仰靠在他右肩上,侧过头亲了下他。
“你叫的话就吃你。”
张伟笑了笑,亲上他的嘴唇。
“那咱们晚上看看到底谁吃谁,薛老师。”

4.
“张伟,我问你个事。”
薛之谦从卧室里走到客厅,手里拎着一件衣服。
张伟正在找教程,打算给自己做个蛋糕,虽然这个想法已经被薛之谦否决过了。
听到薛之谦叫他就抬起头,看到那件本来是白色被染成粉色的衣服。
“内,内什么薛老师,我们有事儿好商量,您得讲理。”
薛之谦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谁不讲理了,我问你,你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穿过这件衣服然后洗了一遍。”
张伟点头。
“是不是和红色的衣服一起洗的。”
张伟犹豫一下,点点头。
薛之谦翻了一个白眼,把衣服团起来扔给张伟。
“咳,就这点儿事,不就件衣服吗。”
他看薛之谦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抖了抖衣服,在薛之谦身上比划了一下。
“挺好看的薛,真挺好看的。”
“鬼才信。”
恋人冷哼一声,他自觉理亏,摸摸鼻子有点心虚。
“我和你说我生气了。”
恋人板着脸看他,他看恋人没有真的要生气的样子,就和他对视。
“那您说我怎么哄你。”
他们身高没差多少,对视起来也没什么障碍,就是离的越来越近,呼吸都被对方打乱了。
“亲我一下。”

5.
张伟拿着一包原材料想往碗里倒。
正在打奶油的薛之谦回头看了一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响叮当拦住了他。
“你神经病喔,这是菱粉,不是面粉。”
薛之谦把菱粉用夹子夹好,弯腰找到了面粉给张伟,叮嘱他好好称别看错了。
在张伟的不懈努力和薛之谦五次三番的及时制止调整下,蛋糕胚子和奶油终于做好了。
“尝尝看,米道哪能*。”(味道怎么样)
他用筷子挑起一点奶油放到张伟嘴边,张伟愣了一下。
“你刚说什么?”
“…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张伟就着他的手尝了尝,夸好吃,很甜。
“您也尝尝?”
薛之谦凑过去亲掉他嘴唇上不小心粘上的奶油。
“好像有点太甜了。”

6.
烤蛋糕的时候,两个人坐在沙发里大眼瞪小眼。
“要不我们玩个游戏?”
“您说玩什么。”
薛之谦想了想,想起来自己之前在台上说过土味情话。
“说土味情话好伐?”
张伟没说过也看过,想想还挺有意思,就答应了。
“您先您先。”
薛之谦清了清嗓子,放慢语速说。
“你知道,你和星星的区别吗?”
张伟看着他的眼睛,故作深情地回答。
“猩猩毛比我多。”
薛之谦被他逗笑,又觉得接不下去。
“接不下去,你说。”
张伟觉得只要出现过的薛之谦应该都有看过,就凭空想了个出来。
“您知道什么轻的东西倒过来最暧昧吗?”
薛之谦摇头表示不知道。
“你。”
“为什么?”
“你轻,倒过来就是轻(亲)你。”
张伟顺势揽过他亲了一口。

7.
“这个蛋糕真难看。”
“您自个儿涂的奶油,怪谁。”
“这什么奇形怪状的胚子,还好看起来味道不错。”
“哎哟喂这奶油怎么一摊一摊的都没抹匀,不过味道还成。”
他们看了对方一眼开始笑。
薛之谦把蛋糕端到桌子上,张伟拿了蜡烛和打火机。
“来薛老师,唱一个情歌儿版的生日快乐歌。”
张伟把灯关了,蛋糕正对着他,上面插着的蜡烛随着他说话的气息一颤一颤地晃。
“那么一点时间怎么想的出来啦。”
薛之谦突然灵光一闪知道了怎么对付这个问题。
他搬着凳子坐到张伟旁边,牵住他的手。
“对你唱我什么歌不是情歌啊。”
说完之后听到张伟笑他还有点不好意思,催促张伟快点吹蜡烛。
“吹好再给你个生日礼物。”
张伟嘟起嘴朝蜡烛吹气,吹灭的瞬间薛之谦站起来,侧过身吻上他的唇。

8.

张伟被突如其来的亲吻整懵了,眨着眼看薛之谦开灯。
薛之谦一脸得逞的样子,对着他笑。
“开心伐?”
张伟跟着笑起来,拉着他坐下。
“开心,薛老师送我什么我不开心。”
薛之谦声音突然低下去。
“要是你原意,我们可以每天都这样。”
他耳尖有点红,揉了揉耳朵。
张伟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支吾半天终于下定决心说了句。
“我爱你,薛。”
他按着薛之谦的后颈,给了他一个吻。
两人的唇分开后,薛之谦补了两句。
“生日快乐,张伟。”
“新的一岁你也得爱我。”
张伟给了他一个拥抱。
“新的一岁我也会很爱你。”

9.
“睡觉,困死我了,你做蛋糕遭罪的是厨房和我。”
张伟反驳薛之谦,说自己制作了一个胚子。
“不知道面粉撒了半个厨房的是谁喔。”
他抢过张伟的被子给自己裹上,张伟有从他手里拽了一点出来,费了好大劲挤进去。
“薛,你不觉得少点什么吗?”
他还是把被子分给了张伟一点,问张伟少了什么。
“晚安吻啊。”
他缩到被子里,闭上眼睛。
“晚安。”
张伟一边说“那我亲你好了”,一边把被子掀开一点钻进去,亲了亲薛之谦的嘴角。
“晚安,薛老师。”

10.
薛之谦听到旁边的呼吸声渐渐平静下来,估摸着张伟差不多睡着了,从被子里伸出脑袋,看着张伟面对着他睡,无声地笑了一下。
“晚安。”
他用气音说了一句,轻轻地让两人的嘴唇贴在一起,过了一会才分开。
他保持着和恋人面对面的姿势,牵住恋人的手,闭眼睡觉。
恋人悄悄地勾起了嘴角。

米道哪能*:上海话,味道怎么样。

—————完—————

ooc属于我。
切勿上升真人。
@蓝城雨落. 的梗。
大老师生日快乐呀。
“新的一岁我也爱你。”
“生日快乐我爱你。”

瞎聊。

我太爱把自己圈在一个安全的区域。
很少去尝试要展示在别人面前的新东西。
就像写东西一样。
不夸张来说,一种想尝试的新风格,得在脑内反复过至少一个礼拜,写第二段就会马上改上一段。
想写一对新的cp文,想一个月才会敢动笔,用一个月敢放开写,再花几天时间想能不能发。
我也想过退圈,离开这个安全的区域,但最终还是没退。
舍不得是一个原因,主要还是不敢。
但当我写文不是为了乐趣,不是为自己而写,那我会自然而然悄然无声退圈。
我可能会“随便写写”,不过每一篇文我肯定会认真写,不过是数量不多。

我也想毫无顾虑什么都写,可实际上,写下第一笔真的是太难了。

【无差】关于抄袭这种事儿

#大薛大#
#ooc预警#

关于抄袭这种事儿

张伟在玩手机,结果越刷越生气。
很生气,非常生气,特别生气。
“薛老师,你听听你听听,这个人,这个什么人,李,李什么,抄你的歌儿你听出来了吗?”
薛之谦微微起身,伸长手从身边的椅子上拿过靠枕,往上挪了一点,把靠枕塞到脖子后面,凑到张伟身边眯着眼看了看时间。
“这才五点啊张伟,你是没睡还是醒了,我很困的好不啦。”
他在被子里踹了张伟一脚 ,张伟耷拉着眼看他,递给他一只耳机。
他拽着张伟往下躺了一点,戴上耳机。
“听着一段儿,特别明显。”
“《刚刚好》?”
张伟点头,侧过身把左手搭在薛之谦肩上,松松地搂着他。
薛之谦给张伟摘下耳机,拿过他的手机,输入自己的生日解锁手机,把音乐给关了。
张伟还是想控诉一下,艰难地从他床头拿过他的手机,理所当然地输入“0831”解锁,被他一下子把手机夺走。
“行了张伟,我们再睡会儿,厅誒吴*。”(听话)
他转个身把手机放到床头,亲了亲张伟的脸颊。
“是我的就是我的,就算我不红——”
“您可红了。”
他应了几声,给张伟拽了拽被子。
“如果,就是如果,我的歌没什么人听,那抄的人还是会被发现的,毕竟还是有人听…”
张伟和他额头抵额头还是有点闷闷不乐,他继续说。
“我不有你听嘛,是不是啊大老师。”

他是最知道张伟的。
或者说他是除了张伟的父母之外最了解张伟的人。
张伟太容易因为一点事难过很久,特别是和他身边的人有关的时候,而且张伟有容易想多,想来想去就不知道想到天南地北哪个伤心事了。
他估摸着这次恋人是因为自己的歌被抄袭生气,再加上总有人说他抄袭,就更加难过。

张伟也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示什么,他又亲了下张伟的嘴。
“欸呀不要伤心了,那首歌怎么唱?”
“什么歌?”
张伟哑着声音问,薛之谦在想他是不是又哭了,再亲了他的脸颊,放慢节奏轻轻唱。

“你是最强哒最棒哒最亮哒最发光哒,拦不住你发芽。”
“你是最好哒最俏哒最妙哒最骄傲哒,尽情的盛开吧。”
“你就是最强哒最棒哒最亮哒最发光哒,心需要你哄它。”
“你是最好哒最俏哒最妙哒最骄傲哒,阳光彩虹小白马。”

张伟打了个哈欠,嘟囔了一句。
“薛老师您还是别唱我歌儿了,那么痛快一歌儿给您唱的和失恋一样。”
薛之谦笑骂一句“神经病”,把台灯关了。

“是我的就是我的,谁也拿不走,而且就算抄了有什么意思呢。”
“再睡一会,你要吃什么,我等会儿去买。”
“都成,让我抱您会儿。”
“那我烧点粥,我这不抱着吗。”

厅誒吴*:上海话,听话。

—————完—————

ooc属于我。
切勿上升真人。
速打。
质量堪忧。
什么事儿…
抄袭不算小事儿,所以标题和之前不太一样。
给看到这儿的您比个心♡

我对抄袭已经没脾气了。
抄的都是短的是不是怕太长了引人注目更容易被发现啊。
拍拍胸脯还好我的还存活。
另外我觉得蔡徐坤蛮惨的…我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反正粉丝倒有不少不正常的…
自己心里有点儿数吧,一个人在本来就没有人气的基础上还坏了名声就很难掰回来了。

这一段我吃了炝药了。

写aba不能打ab&ba的tag吗?
那这么说来aba和bab也是有区别的吧。
无差的意思难道不是我当成ab看可以,当成ba看也可以吗?
要是ab的车打了ba的tag就是无fuck说。
最近撕这个那么多的吗。
反正我标题上打了“无差”。
谁在我底下撕我祝您360°旋转式爆炸变成夜空中最亮的星。
没人惹我,就是一天到晚撕烦不烦。
撕就撕,每次都带家人有意思吗。
基本的尊重懂不懂。
骂人带家人很好玩哦。
恕我直言随随便便骂人带家人的,想想自己家人。
别被人觉得是有人生没人养没人教的。

最后。
我声明一下。
我基本上什么cp都吃得下。
平时爱写什么就写什么。
取关现在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