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烟未空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头像是絮絮老师画的。
生于六月南方,彼时长烟未空。
喜欢音乐,喜欢相声,喜欢电影,喜欢戏曲,喜欢书籍。
将悲伤撕开,用心写成文字。
写的东西或喜或悲,希望有人能耐心看完。
不求名利,只为关注我的朋友们看完后能放松,不论是会心一笑或是笑中含泪。

君若不忘我,我定不负君。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想吃薯片喝奶茶了。


—————


大薛大。

片段。


“你听过毛不易唱的《请记住我》吗?”

“我听过《Remember me》。”


“Unidos En Nuestra Canción

“Contigo Ahí Estaré

“Recuérdame.”


“在我们的歌声里,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请记住我。”


“在我们的歌声里?”

“嗯,对。您听过胡撸胡撸瓢儿的Remix版吗?专辑里头的。”

“听过,没听完。”

“中间听到了吗?”

“没有。”

“您去听一下。”

“好,你等我会。”


自己炸的薯条和晚上的外卖。
当然是生的薯条直接炸。
想吃很久了。
虽然炸的时候和打仗一样。
炸厨房使我快乐。
我要是主播,肯定是灾难区的。

马上期末了。

本来没想说的,后来想想还是说明一下叭。

而且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写不出来什么,可能是累的。

还没有考试的各位加油。

要好好过个春节呀。


大薛大。

片段。


人在很多方面会受小时候的影响。尤其是十六七岁那段时间,叛逆、憧憬、彷徨。那时的一段感情、一个梦想、一件事、一个人,都会刻在心里。有的浮于表面,时常回想起;有的则深埋起来,在夜深人静时,才会回忆起来。

薛之谦在高中时遇见的张伟,他那个时候已经是花儿乐队的主唱,而且不仅在学校里有名气,不少成年人都知道他。不算红透半边天,但也算得上名人了。

戏剧性的是,作为热爱音乐——苦情音乐的人,薛之谦竟然会喜欢“中国第一支未成年摇滚乐队”的主唱,而且是一见倾心。

这让他苦恼了不少时间。人家和他不是一个班级,而且这么个名人欸,平时那么忙,哪有空来认识别的班的人喔。

这种少年完全单相思终结于一次艺术节上。他在后台准备节目,顺便当后勤,转头看到张伟身上挂着个吉他走过来,瞥了他一眼。

“薛之谦同学是吧?我挺喜欢您唱歌的,今儿晚上加油。”

小姑娘们塞在储物柜里的情书中写到过“你和我说一句话,我的心就狂跳不止”,他当时还不能理解,觉得就是夸大其词的说法而已,现在发现原来这样的情况是真的存在的。

他原本还不能理解的,就是那些不署名也不亲手送出的情书,看上去毫无意义。像是羞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但不说出又难受,就干脆来个匿名表白,也算是聊表心意了。


“所以说,你说这么一大堆……”

刘维捧着薛之谦收买他用的奶茶,低头嘬了一口,抬头看他。

“到底想说啥?”

薛之谦愣了一下,恼刘维不解风情,都这样了还不知道他想说什么,非得让他把这种话直接说出口。刘维耸耸肩,说除了他自己,谁能知道这么弯弯绕绕一大堆到底说明了什么。

薛之谦撇撇嘴,低头小小声回答。

“…我也想给他写匿名情书。”


新年快乐呀。

祝大家2019年天天开心,万事如意。


听说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薛老师要唱《达拉崩吧》。

那我那一篇不知道多久之前写的《达拉崩吧》,算不算是成真了一半?


几句话。

大薛大。


“薛,你说说你的天份是什么?”

“爱你我还算有点天份?”

“不是。”

“那你说我的是什么。”

“不行,我得先说我的。”

“…大张伟你是不是在玩儿我。”

“没有——我是一颗跳跳糖,被我的可爱咬一口灵魂都失重。

“所以说,您的就是,被你的温柔咬一口,元气都失控。”

“你怎么写出来的?”

“想着你写的。”


九辫。
小片段。
梗源《涩》以及网络故事。
可以和音乐配合食用。

—————

“人间是涩的,我经历过太多了。”

杨九郎救了一只小蝴蝶,尽管他看上去像扑棱蛾子。

这段时间以来,杨九郎似乎对会飞的动物来说有特别的吸引力。一个月前救了蜻蜓,之前是麻雀,再之前还有不知名的小鸟。

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就算是扑棱蛾子也有生命。

他把蝴蝶捧在手里,小心翼翼带回了家,放到了一个月前放蜻蜓的地方,虽然蜻蜓不在了,但是窝还在。

想着蝴蝶大概会喜欢花,他又跑出去买了两束花,红的粉的,还滴着水儿,看上去很新鲜,闻上去有香味但也不冲,正正好好。

回家之后他发现蝴蝶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刚把花放下来打算找,蝴蝶就自己飞过来了,也不去看看花,就在他周围飞,好像杨九郎才是那两束花。

蝴蝶的寿命很短,一个礼拜而已。杨九郎喜欢这只看上去和扑棱蛾子一样的蝴蝶,但从不奢望他能陪自己过多久。

一个礼拜后,他仍然买了两束花,红的和粉的,滴着水,香味不浓不淡,正正好好。

他没看到小蝴蝶,但还是把花放在了老位置。

“欸,杨九郎。”

他回头,看到一个穿着素色衣服的人,他看到自己看向他,就勾着嘴角笑了一下。杨九郎问他:“您哪位?”

“我叫张云雷。”

张云雷走过去拿起粉色的花,捧在手里,笑着说“送我的吧”。

杨九郎还没反应过来,张云雷继续解释:“一个礼拜陪你太短了,我决定陪你一辈子。”

他这才明白过来,感情张云雷是蝴蝶成了精,可真是了不得。

“不只是蝴蝶。”

见杨九郎明白了些什么,张云雷就坐到凳子上,慢悠悠补充,“蜻蜓,麻雀,小鸟,都是我。”

“我是来报恩的。”

“人间是涩的,我经历过太多了。

“当我对人间失望的时候,你把我捧在手心,对我说:‘别怕,我在’。

“我祷告上帝祈祷各路神明,能让我遇到你。

“你让我尝到了什么叫‘甜’,你教会我怎么笑。”

说完张云雷还有点不好意思地红了耳尖,但还是看着杨九郎,噙着笑,缓慢而笃定地说:

“杨九郎,谢谢你。

“我最爱你了。”

丧。

想给朋友看我夹着她送我的发卡,就打开美颜相机拍。

我有个习惯,喜欢拍好之后,把美颜度调为零,再看自己。

后来发现怎么都不好看。

没有一个地方好看,还胖。

虽然最近胡吃海喝还瘦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然后就是无尽的…自卑吧,我觉得说是自卑大概是不为过的。

我怎么能那么难看。

我怎么能那么胖。

我有什么能搞得好的。

我没有任何天资,也没有好的皮囊,只有看似有趣的灵魂而已。

我凭什么得到别人的青睐和家人的宠爱呢。

我何德何能能被人安慰、被人喜欢呢。

大概因为留在我身边的人都太善良了吧。

来一个选梗。

您写序号,我看着哪个多就写哪个。

没人选我就删了x

虽然并不一定很快能写出来。

【cp名】文名。


1.【桃林】无问(旧文重写)。

2.【良堂】孟鹤堂的恋爱清单。

3.【九辫】听到你的爱。

4.【良堂】养了一个气球精(暂定名)。

5.【九辫】没离开过。

6.【九辫】抢了个压寨……帮主。

7.【九辫&桃林&良堂】游戏时间不准谈恋爱(旧文重写)。

8.【良堂】关于海关于你(暂定名)。


9.【魏白】父亲们的爱情故事。

10.【魏白】一本正经的魏家白家相亲群。

11.【魏白】求求系统让这个AI闭嘴。

12.【魏白】我觉得我男朋友有病。

13.【魏白】沧海巫山逍遥行,修道难忘将军名。


14.【大薛】天份(暂定名)。

15.【薛大】隔壁主播抢我人气怎么办(暂定名)。

16.【大薛大】北京,北京(暂定名)。

17.【大薛大】哎哟,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18.【大薛大】像我这样的人。

19.【大薛大】高尚爱情(旧文重写)。


20.【明侦】年少正当时。

21.【德云社群像】主播的日常生活(暂定名)。


才发现原来这么多没写完…

还有没列出来的是会同时写或者暂时没想法写的。

就先这些了x